沱牌舍得改制完成新东家对未来信心足

文 张卫   2016-11-25 01:20:03

文 张卫

近期,沱牌舍得走了13年的改制之路终于到了终点。在天洋控股入主之前,射洪县人民政府拥有沱牌集团100%的股权。沱牌舍得将成为白酒板块改制最彻底的标的之一,这种改变也让外界对沱牌舍得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2015年8月,天洋控股在激烈的竞价之后,以38.22亿元得到了沱牌集团70%的股权,随之也成为沱牌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称“沱牌舍得”)的实际控制人。在新东家到来前,沱牌舍得的灵魂人物——李家顺选择了离场。随着股权转让交割仪式的完成,沱牌舍得正式进入“后李家顺时代”。

沱牌改制落地 李家顺功成身退

近期,沱牌舍得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沱牌集团已经完成股权转让及增资变更登记手续,并取得新的营业执照。这距离去年6月30日,沱牌集团股权转让给天洋控股集团已满一年时间。自此,沱牌舍得改制全面完成。

随着新东家天洋控股进入沱牌集团,上市公司沱牌舍得高管团队发生巨变。7月6日,沱牌舍得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监事会于2016年7月4日分别收到公司董事长李家顺,副董事长张树平,董事陈亮、马立军、李富全、虞晓东先生,监事崔泽贵、马勇、张力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虽然天洋控股一直在挽留李家顺继续担任董事长,但李家顺还是决定离开,同时一并辞去身上所有的职务,这也意味着李家顺的“沱牌舍得生涯”终结。

长期以来,李家顺都是沱牌的灵魂人物。他生于1950年,从1976年起便出任沱牌曲酒厂厂长,将这家濒临倒闭的企业带入川酒“六朵金花”之列。从1993年起,李家顺出任沱牌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

一位业内人士称,李家顺有三个巅峰,第一个是在1988年,公司的主导产品“沱牌曲酒”获得“中国名酒称号”;第二个是在1996年,沱牌舍得在上交所上市;第三个应该就是现在,不仅因为这单生意创下了四川省国企混改的最高增值额纪录,还因为沱牌舍得集团的改制在经历13年后终于进入尾声。“如今将沱牌舍得交给实力雄厚的天洋控股之后,老板可以‘功成身退’了。”

天洋控股信心足 2018年目标是50亿

随着旧人的离去,新人接下来的表现也让人更加期待。

据了解,天洋集团最初从河北秦皇岛做电器零售起家,目前主业涉及文化、地产等,并拥有港股上市公司天洋国际控股。近年,天洋亦进军金融、投资等领域,谋求多元化发展。2015年8月,天洋控股以23.51元/股的价格获得沱牌舍得70%的股权,总价约38.22亿元,溢价88%。在天洋控股投入的38.22亿元“真金白银”中,除了10余亿元将作为38.78%股权的转让价款交给射洪县政府,剩余的20多亿元将被注入沱牌舍得集团。

夺得沱牌集团的控股权后,天洋控股便开始大展拳脚。

由于受到体制的束缚,沱牌舍得的销售短板突出。2015年11月,天洋集团派出董事刘力负责沱牌舍得营销业务,并对产品线进行了部分优化调整。在行业回暖的情况下取得不错的成绩:沱牌舍得2016年一季度业绩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2亿元,同比增长35.35%;实现净利润1217万元,同比增长178.57%。

天洋控股还承诺:2018年沱牌舍得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50亿元、税收10亿元;2020年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100亿元、税收20亿元。但截至2014年8月31日,沱牌集团的营业收入约为10.96亿元,净利润为3392.92万元。

有券商分析称,“这一目标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是从天洋年初接手销售公司后大刀阔斧的改革举措和现有成效来看,未来两三年有可能实现30%甚至更高的收入复合增长速度。”

但是也有人对此表示不看好。“天洋控股的主营业务中并没有白酒、消费类产品,对急需拓展销路的沱牌舍得来说,天洋控股没有地面营销渠道,短期内帮不上忙,很难形成合力。”白酒专家晋育锋说。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秘书长赵禹也认为,虽然天洋控股不差钱,但钱并不是解决沱牌舍得问题的金钥匙,“沱牌的发展问题不是缺钱,说到底还是体制问题。”赵禹认为,天洋进驻沱牌后的一系列举措显示出其领导策略的不理性,如“上来就涨价”、“急于清洗高管团队”等。

“近两年,确实有五粮液、茅台等名酒在涨价,但是从销售规模和品牌张力来看,沱牌舍得的市场占有率还很小,尚不具备涨价的基础,不能盲目跟从其他酒企。”赵禹认为,业外资本进入白酒行业,还是要客观看待白酒市场及沱牌的发展,切忌盲目。

《中国食品》2016年8月第15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1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沱牌舍得改制完成新东家对未来信心足